相关文章

洞中乾坤大壶中日月长 酒鬼洞藏酒“石破天惊”

来源网址:

七年面壁,潜心悟道,一朝破石天下惊,奇梁洞藏,馥郁幽香,酒鬼洞藏文化酒。

3月18日,成都新国际会展中心,2008年全国春季糖酒会主会场,跟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,漫步于大大小小、鳞次栉比的展位之间,看着厂商们或驻足于展台,或围坐在桌边,或锁眉沉思,或谈兴正浓,让人不由感叹“年年岁岁春相似”,然此念初起,便立刻看到了“岁岁年年花不同”的一幕。

咚咚,咚咚,咚咚……阵阵苗鼓鼓点传入耳中,让人不由好奇,循声而去,就看到一片苍绿跃入眼帘,一座巍峨的古洞洞口,高逾6米,气势非常宏伟,洞口下半人多高的石碑上赫然大书“奇梁洞”,酒鬼酒展厅已呈现于面前了。16位头戴银饰,身穿湘西民族服装的苗女正边舞边歌边鼓,其热情与活泼似乎也带动起了周围客商的情绪,有人拿出手机,呼朋引伴,生怕友人错过这场表演,有来迟者为错过精彩而十分遗憾,待看到苗家少女们歇息片刻,再度擂鼓起舞之后,才感欣然,专注于欣赏。

慢慢步入“洞”中,不由感到诧异,这是在糖酒会展厅,还是到了湘西的迷人仙境?展区主背景采用了虚实结合的办法,将6个一米多高的酒鬼大酒坛一字排开,背后配以酒鬼酒洞藏基地的巨幅照片,二者映衬得非常和谐,放眼望去,但见酒坛繁密,其洞竟幽深难测。“洞”中“游客”可谓摩肩接踵,客商们进“洞”后的第一件事竟不是端详产品,而是先饱览一番“洞”中胜景,忙于在洞藏酒仓库的大幅背景墙前、在奇梁洞石碑旁合影留念。公司为客商准备的洽谈桌椅似乎成了摆设,公司的业务人员要跟在客人身后边走边聊,时不时还要停顿片刻,等客商注意力从惟妙惟肖的奇梁胜景中转回话题,才继续交流。

当眼睛慢慢适应了“奇梁洞”里的活色生香,方才发觉,不知何时,一股芬芳馥郁的香气已遍布展厅,深呼吸几下,就觉得沁人心脾,这当然就是名闻遐迩的“和谐馥郁香”了。

接过酒鬼业务员递上的美酒,刚一入口,就觉得浓香满口,再细细品味,又转为丝丝清香,而入口之后,却有酱香回味,空杯留香。

漫步酒鬼展区内,笔者的听觉、视觉、嗅觉和味觉竟然全被调动起来,享受到一场全方位立体化的文化盛宴,身边的几位参观者已经在热烈讨论了,有人说,去年酒鬼把湘西民居原封不动搬到哈尔滨,想不到这次竟然把个山洞复制过来,很让人意外,有人说,展厅里有风景,有歌舞,有文化,精彩程度很出乎意料,不虚此行。

这么多的“出乎意料”,再次印证了酒鬼身上从不缺少与众不同的亮点,所以,今天酒鬼的精彩,也是合乎情理之中,而2008年里,酒鬼酒最与众不同的亮点,应该算是酒鬼洞藏文化酒的闪亮登场了。

洞中乾坤大

壶中日月长

“吴晓萍!”一位眼尖的经销商一走进酒鬼展厅,便看到了正在热情地为客商们斟酒讲解的这位酒界大师,她今天看起来兴致很高,作为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、总工程师的她,这次专程来到现场,就是为了向参展客商介绍酒鬼洞藏文化酒。

吴晓萍一边麻利地给客户斟酒、递酒,一边聊天般地向大家讲起湘西洞藏酒的悠久历史。湘西,这里山秀水美,处处飞歌,这里有奇绝秀丽的自然景观,更有积淀深厚、独特瑰丽的多民族文化,灿烂多姿的少数民族酒文化正是其中的一朵奇葩……

透过这些美丽悠远如神话般的信条,不难发现,实际上湘西先民在选择藏酒之洞时,完全暗合了现代优质白酒的生产工艺要求,吴晓萍称,通常情况下,白酒应该在容器中储存一年后方可出厂,利用这个过程来消除酒中所含杂醇等物质,可避免饮后出现口干、头疼等不适症状,此即湘西古法中所称的“火气褪尽”,而恰当的温度、湿度以及微生物的综合环境,可以帮助这一过程中的化学、物理反应达到最佳状态,那么怎样的温湿和微生物条件可谓恰当呢?她以奇梁洞为例,描述了这一“理想环境”。奇梁洞内终年温度稳定在18摄氏度左右,空气湿度在75度左右,正是这种恒温恒湿的天然环境成为白酒陈酿老熟的绝佳环境。

至于酒鬼洞藏酒藏于奇梁洞后为什么会有如此精妙的变化,吴晓萍表示,其中肯定有其深刻的科学道理,但限于目前的检测研究手段尚难以作出完整准确的解释,有待于行业专家深入探讨。相对当今而言,站在时间长河上游的湘西先民便已摸索总结出这些不二法门,使人感慨于湘西酒文化的悠久与奇妙,仰望湘西洞穴藏酒古法技艺的精深博大。

洞中方七日

世上已千年

酒鬼洞藏文化酒的领先决不仅仅体现于酒体品质上,更引人注目的亮点在于,它引领了白酒领域一场全新的思维革命,用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、总经济师范震的话来说,酒鬼洞藏文化酒要“还”消费者一个明白,顶级白酒好,它到底好在哪里?

范震看着“洞内”络绎不绝的参观者,不时站起来回答他们的提问,但这丝毫没有影响范震有条不紊的思路,他表示,当今支撑顶级白酒的卖点主要集中于年份久、窖藏条件好以及纯粮酿造、多粮工艺、文化范畴的品牌典故等方面,而当洞藏作为一种生产工艺出现时,它就赋予了这些卖点以新的诠释。

范震与《华夏酒报》记者来到绘有洞藏酒库房的大背景墙前,他称,年份不仅要标明酒藏了多久,更要体现酒是如何藏的,在哪里藏的。范震形象地表示,酒的存储环境决定年份价值,恰如人之内涵,好比藏了十年的酒,其表面年龄可比作人步入而立。但在光天化日风吹雨淋下存藏了十年,就好像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的人;而在精制酒窖中存藏十年,则好像一位知名大学的高材生;那若是在山洞中度过十年呢?那它就算得上一位博士,一位“海归”了。其中原因,便在于山洞的奇妙环境为白酒酒体的成长提供了巨大推动,相同时长的储存过程,其所赋予酒体的“内涵”有可能大不相同,年份价值自然也难以等同,正所谓“洞中方七日,世上已千年”。

高端窖藏,是现有顶级白酒的又一竞争点所在,很多产品称自己的窖好所以酒好。对此,范震提出了自己的思考:窖藏的本质究竟是什么?窖的“好”最终该如何体现呢?

范震称,从广大生产企业进行酒窖建设的过程来看,追求的理想效果就是恒温恒湿,窖内微生物种群丰富,这与奇梁洞内的小气候环境是十分接近的,由此推断,窖藏是对于洞藏工艺、环境的一种人为模仿。

范震分析,人类的起源是从洞中开始的,直到最初的人掌握了粮食种植的技艺,才逐渐由洞中来到洞外生活,而原始酒的产生,是在这之前的,所以说洞穴是酒的发祥地。此后的漫长岁月中,人们在酿酒时对窖藏的重视与开发,更多是潜意识中对于最初原始洞藏工艺的一种怀念与回归。窖藏本质上是对洞藏的一种追本溯源,是向最纯粹、最古老境界的酿酒工艺回归。

综合上述分析,范震表示,洞藏工艺对于顶级白酒意义重大,是其极具发掘价值的一大卖点所在。但是,目前人们对此的认识存在局限与误区,会感觉所谓洞藏,便是一种较高级的产品储存工艺,但实际上呢?洞藏是顶级白酒生产过程中一大重要的技术环节。所以,酒鬼洞藏文化酒要“还”消费者一个洞藏酒的真实面目与价值,引导其明白,在评判一款产品是否出众超群时,有没有经过洞藏,是一个不可缺少的重要标准。

范震讲得精彩,笔者听得投入,竟未发觉身旁两侧什么时候围拢来不少客商朋友,听过范震的一席话,他们似乎都若有所思,其中一位轻声叹道“哦,洞藏……”

随着酒鬼洞藏文化酒的破石而出,我们邂逅的,远不止一瓶好酒,而是好酒有了新取向、新定位,让消费者的感官和心理享受有了新的内涵,由此观之,酒鬼破石,将引天下惊、惊叹、惊喜,而这一刻,已指日可待了。